清晨,阳光穿过窗户

在墙上爬,晕染

打开一扇门,铺成金色大道

吱吱呀呀,户枢呻吟

背负流水岁月,一声高喊

掀起碧浪

海醒了

着火了,烧红了一片天空

嘀嗒,嘀嗒

微弱的,几无可闻

潜伏手腕

如丑陋的,漫游的蜘蛛

挥舞铲子,挖掘

织,密密的网

啪啪,挥舞鞭子

梭子尖啸

长长触角的章鱼

拖着猎物奔跑

如墨般的烈焰,唏嘘

斩断时间的脚

苦涩的,粗糙的断脚

沉默不语

时间,是黑暗里飞行的箭

盲目,漫无目的,瞎

收割无聊的灵魂

脚,是时间的暗喻

挤过死亡的窄门

偷窥

写下潦草的剧本

沙漏,预警

漏过去的是青春

流下来,是记忆的爬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