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者

——看见落基山

在时光的大梦里沉睡
头颅深深埋入大地

北极光从鼾声中扬起
一帘夜色半遮着晨曦

这身绿袍遍插长矛
每一支短针收敛着杀气

绑紧的纱布遮不住裸露
那斜耸的肩头撞过天际

爱与恨饱经日晒风吹
长长的抓痕刻入背脊

潺潺的诗句是如此走心
写下蜻蜓独酌时的静谧

遥望太平洋的雄阔
只将一泓碧蓝揽在怀里

梦里的冰川挽着白云
那一天你也昂首坐起

2017.07.12~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