倦了
我躺在水面上
向着天,轻轻地
吐出一口气

昨夜,还是在那梦里
黑色将孤独包围
我却看见星星了
他们含在我的嘴里

我的手臂纤细无力
在梦中抓不住东西
而摸索的方向只能向上
直到手中托起晨曦

挺直的脊背好疼啊
倔强的头颅
非得从蒙昧中抬起
只有咬紧牙努力努力

祖辈至死还挽着手臂
一代又一代
牢牢地拥紧土地
痛苦今已发酵成怒气

愤怒啊,我的关节
每一处都在咯咯作响
骨与骨摩擦着
升腾起蓬勃的火力

烧啊,烧啊
从梦里高擎出火炬
烧啊,烧啊
在沉默中爆烧出奇迹

水面上有火光在洋溢
绿色的摇篮、红色的襁褓
我的孩子
正在我梦中孕育

【袁军,2000.6.27初稿,2003.6.7改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