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的咏叹调

【导读】童话是儿童的食粮,提供给孩子早期生长所需要的“营养”,且有奶制品一般的“甜”与“香”。然而,现实世界的复杂层层埋伏在童话之外,生活中的五味杂陈更远远超出每一个孩子的想象和期待……

《野兽的咏叹调》取材于《美女与野兽》,是一首抒情叙事诗,创作于2003年。此诗颇为特殊,在于——此后的六年间我“海漂”到上海,期间停止了创作,直到回到南京的次年,创作才重新迈步——以此诗为“分水岭”,此前的十一、二年算是“青春创作”阶段,而后是七年“断崖”期。作为2003年的唯一作品,这首“咏叹调”可谓青春落幕之作,也是高潮之作。

《野兽的咏叹调》全诗108行,是迄今为止最长的一首;在所有的抒情诗中,这一首主体色彩和情感最为强烈,风格也最为浪漫。此后至今,我再没有创作过抒情诗,诗中更难找敞胸剖心式的读白,连“我”字都很少在文字中出现……

作品仅撷取《美女与野兽》的“野兽”角色和“等待真爱破咒”的情节,并重新创意故事线索(主人公因与神打赌而自愿变成野兽),通过隐喻投射一些个人经历和爱情理念,并对现实中的一些东西做了批判。童话原本是浪漫的,“咏叹调”的风格也是浪漫的,但主题却是反浪漫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至少在我眼里。

人会长大,童话却不老。Beauty and the Beast 再次被迪士尼拿来演绎,听说2017版商业大片即将上映,忍不住找来预告片一看。想到雪藏了十四年的《野兽的咏叹调》,就拿出来放在网站上,算致逝去的青春吧。每一个人都有童话情结,即便我们正在或已经衰老;谁也都梦想过,自己成为童话里最终拥有幸福的主角,可谁真正到达了童话的彼岸呢?!

野兽的咏叹调

我知道,总有一些星辰

勾勒着你的模样

总有一个谜底

         值得我整夜整夜地去想

如果思念的长度

用光年来计算

         那该有多长


瞧我,总爱一人昂首在

孤独之巅,俨然一位王者

在第一只铁鹰扑下悬崖

         融化在红海里之前

我也偶尔啜泣

恨,只恨挺直的脊背

         还不够坚强

看啊!黎明前最后一场流星雨

呼啸起来,在苍穹里划出火花

那美丽的矢线,哪一支

         能扎入我空虚的胸膛


晨曦之手,把黑夜一寸寸卷起

梦的点滴四处溅落,无处藏匿

是伏下首级倦然去睡,抑或

         抖擞湿羽,唱一首天鹅之曲

——那就拾起一株蒲公英吧

向着蓝天,把愁和愿一同吹去

白发迟早会飘落下来

         就让我奔跑,奔跑吧


双脚拨动阿波罗的金色琴弦

         每一步踏出一枚活的音符

紧追着你的足迹

         云彩也蹁跹起舞

——呵!你用发梢来嘲笑我

只让我抓住

         春草和秋叶的气息

可你听见了吗

我在我的每一条血管里哭喊

你看见了吗

我的心脏撞裂了整座山岭


这山,几百万年都一动不动

沉默着,岂是在昏昏大睡

只需一只眼,瞪大着望向天空

那儿有从灵魂深处

         涌出的汩汩泉水

泉水清澈甘洌,啊!婴儿一般

穿过乔灌木的重重叠障

悠然而曲折,曲折而不断

         直达生命的幽谷

那一头有四季常开的百合

这一头茫然守望的人,是我


我的生命,像是只剩下等待

等待那一天,你在小溪边出现

水底的砾石蓦然惊觉

沉思的灵悟

         正是你带着倦意的脸

一圈圈波澜,一声声呼唤

请在我的目光里捧起一汪甘甜

人世间的奔波,能有多少疲惫

         水滴落处,无数的蝴蝶在飞

你额头上的百合花开放了

和谷底的云雪一样白、一样美


可我,又怎能深深陶醉

水面的幻影不会为可怜人停留

长吻、獠牙、尖角、利爪

这是一副怪异的凶丑

还有绿荧荧的两只眼睛

         一边已结了憔悴的果子

         一边还开着忧郁之花

哈!昔日的白袍少年

今朝穿上了皮毛和尘土啊

哈!我这头背着咒语的野兽


世上定会有这样一瞬顾眄

         把黑暗与虚华看透

那是少女的慧眼之光

         星辉下,丑陋不再丑陋

——少年曾这样说过

神,如此回答——

扛得起信念的肩膀

         能否背得起诅咒

燃烧烈火的胸炉

         可否一并盛下雨雪冰霜

如若身体不能与影子分离

         那不妨等她来把你解救


萤火虫提着引路的灯笼

子夜风拉响伤感的提琴

有多少幸运的旅人

         误入了童话森林的幽径

谁让荆棘咬了手背

谁让芬芳吻了手心

         正午阳光烧着了七彩衣裙

涉险的人仓惶而逃

         丢下一件件惊恐的背影

野兽伏在草莽里哭了

哭红了槭树和晚霞


给一个什么样的理由让我信服

越忠诚的人,会变得越丑

淘得净眼中沙的,是否——

         还得是绵长的时光之流

啊!阿尔忒弥斯,阿尔忒弥斯

您是愿赐我

         一枚炽热火红的烙印

还是想架起锐箭

         瞄准我悸动的胸口

那儿的怒兽要挣脱禁缚,嚎啕而出


——弓响箭落,电闪雷鸣

让最美的那一朵百合花绽放

若不能白得如神灵般至上

         那一定红得像地狱一样

         我相信

         我相信

注:

阿尔忒弥斯:月神,日神阿波罗之妹。又是森林女神,动物的保护神,神箭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