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快乐

夏加尔坐在摇椅上
双目微闭
烛光在风中摇曳
耳畔响起熟悉的优美颂歌

记忆很老了
遥远的维捷布斯克小城
传来教堂唱诗班的天籁乐声
那是第一次触摸到天使之翼
从此漂浮的意象
成了他的生命主题

那个叫贝拉的美丽姑娘
偶然走进夏加尔的画布
就此跌入花朵与爱的海洋
她是他一生的唯一

面庞温暖白裙飘飘
她身后的翅膀
穿越尘世的晦暗和沉重
飞扬出梦幻般的无限美妙
其中深意只有他俩能懂

夏加尔如此珍爱贝拉
她漂浮在的的记忆深处
停驻那片神秘温暖的天空
不肯离去

他的摇椅虽然老旧
却摇着一个永远不醒的梦

【千雪 作于2018年2月26日】

附注:马克•夏加尔(1887-1985)生于俄国,白俄罗斯裔法国画家、版画家和设计师,现代绘画史上的伟人,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表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
他的画作呈现出梦幻、象征性的手法与色彩,“超现实派”一词就是为了形容他的作品而创造出来的。他的作品依靠内在诗意力量而非绘画逻辑规则把来自个人经验的意象与形式上的象征和美学因素结合到一起。

时间的脚,无处安放

清晨,阳光穿过窗户
在墙上爬,晕染
打开一扇门,铺成金色大道
吱吱呀呀,户枢呻吟
背负流水岁月,一声高喊
掀起碧浪
海醒了
着火了,烧红了一片天空
嘀嗒,嘀嗒
微弱的,几无可闻
潜伏手腕
如丑陋的,漫游的蜘蛛
挥舞铲子,挖掘
织,密密的网
啪啪,挥舞鞭子
梭子尖啸
长长触角的章鱼
拖着猎物奔跑
如墨般的烈焰,唏嘘
斩断时间的脚
苦涩的,粗糙的断脚
沉默不语
时间,是黑暗里飞行的箭
盲目,漫无目的,瞎
收割无聊的灵魂
脚,是时间的暗喻
挤过死亡的窄门
偷窥
写下潦草的剧本
沙漏,预警
漏过去的是青春
流下来,是记忆的爬虫

写在日记里的故事

语言如鹅毛般飞满天
我在日记本上写下一串串字符
你给我的密电码
我用尽心思
总也解不开

每一个词语里都是你的影子
我得足够的坚强
才不会被流言蜚语打倒
泛黄发霉的心事
用泪水腌制了青春
一笔一划
有多无奈
也有两个字必须理解
那就是信任

最怕你回眸一笑

这个季节吹过的风
没有了油菜花的香气
连着泥土的清冷
透着一种绝望的凉

最怕你回眸一笑
我却流了许多眼泪
嫁给了爱情
我是多么幸福
生活的琐碎
又让我不得不匍匐

只是一个转身的瞬间
我仿佛看到
你的眼眸中
那淡淡的哀伤

小X的喃语

——小X 与小Y的漫漫情事1

我来了又走
N年N次
我记得门前树上的每片叶子
还有阳光灼在衣裙上的味道

第一次见你
就认出你灵魂的样子
一如我喜欢的月亮
不在乎距离
辉映由心

爱了伤了
还是无法忘记
也许那不是真的爱你
我爱的其实是爱与被爱的感觉
为爱而存在
这是我的毛病

我们不满足于现状
在寻找中丢失了彼此
遗憾的是
我们已不是曾经的我们
庆幸的是
我们不再是曾经的我们

如果此时你还要见我
那我就穿上白衣裙
忘掉一切过往
在那棵树下
见你如初见

【千雪】 作于2018年4月24日

白与黑

(一) 白

白天
我长着一副天使模样
步履轻盈
头发飞扬
我的微笑漾在酒窝上
挺迷人

不记得我花了多长时间
给自己做了一个坚硬的壳
我用很努力很漂亮的姿势
撑起一片天空

天上漂浮着美妙云彩
它们大概是我的梦想和欲望
很多时候离我很远
有时又触手可及

慢慢我练就一些花拳绣腿
应对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我春风得意
我伤痕累累
壳里的眼睛偷偷流泪

(二) 黑

夜的黑
白天真的不懂
因为我的黑不是一般的黑

夜里我常常长出黑色翅膀
在漫无边际的夜空飞啊飞
不是忘记了怎么停驻
就是遗失了来的方向

我把自己弄丢了
甚至不记得
自己曾经在白天做过天使
我在很长很长的暗道里
拼命挣扎
寻找光的方向

多少个漫漫长夜
我重复做着一个奇怪的游戏
下坠
然后打捞自己
直到某一天
我终于学会了把控自己
不再下坠

【千雪 作于2018年3月12日 】

你心里还住着蝴蝶么

习惯了那间隐蔽于喧嚣的屋子
习惯了那张木质花纹的书桌
甚至习惯了临窗的微风
和那个寂寞的影子
只是不知
蝴蝶还会不会来

那些激荡岁月的梦想
就像来来回回的织布梭子
如今声音暗哑
未曾停歇

诗情奔涌
万千文字跳跃成行
它们在欢乐与忧伤的调子里
变奏演绎
时间的磨砺
让它们渐渐褪色

世界很静
内心波澜起伏
窗前慢慢浮现
一只蝴蝶的影像

原来
蝴蝶一直住在我心里
只是
蛰伏太久

【千雪 作于2017年11月10日 】

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你说你来自森林
我却来自雪原
我们相逢在此
也许只为那传说的芬芳

花朵馥郁
我伸出手去
欲触摸那盛开的颜
手指因为笨拙而扎破

疼痛间我明白
那花颜的单薄绚丽
不足以改变我世界里的幽暗
随血滴一起坠落的
是曾经多么芬芳的心愿

森林的气息
随风弥漫而来
你张开有力的臂膀
扯下天空蓝色的一角
你说那是风帆
会带你继续前行
因为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千雪 作于2017年9月21日】

风来

一切欲止
风声却紧
你凝固在回眸瞬间
看波光流转发梢
风已把它吹白

那片山河
被吹得只剩荒原
苍凉如心

风不将息
光辉岁月如昨
往事更如烟

云散处
半生虽茫茫
情怀犹在
等风再起

【千雪 作于2017年8月23日】

墨上影

光若隐若现
素简蒙尘静卧
一棵青藤匍匐其上
抚摸文字的寂寞
想象花朵盛开

文字穿越苍茫时空
暂时安放一角
阳光耀眼的时候
偶尔听见木头破裂的声音
那些裂纹是时间的模样

让灵魂震撼的文字
还无法写出来
它似乎遁形于骨骼之内
在梦里闪现
醒了竟又忘却
    
世界喧嚣轮回
来不及回望
藤已半枯
我的执着无需人懂
墨影在寂静中继续摇曳

【千雪 作于2017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