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几片薄雪随雨来。
絮絮绵绵,
劲风扬飘带。
千万粉蝶汇成海,
一夜无声窗已白。
 
门前石路覆皑皑,
冰滑泥湿,
寸步犹难迈。
独守家中空无奈,
好友是否也困在?
(一九九三年冬)

海滨广场记

每一个傍晚
我们走出门去
到这里看看海,看看月亮
或快步行走

这么多人走出家门
和我们一起
到这里看看海,看看月亮
或快步行走

他们有老人,有年轻人,也有孩子
我们谈论往事,近事,和未来之事
月色倒映在海面上
谈论他们,如同谈论我们自己

有时月亮隐在云层之后
只见斑斓的海面晃动
我们坐下来
把自己映在其中

山水记


 
坐在石板凳上
我们不谈风花雪月
也不谈油盐酱醋
我们谈谈眼前的山水
和灌满四周的夜色
 
它们在这里多久了
我们的到来
是否搅扰了它们的清净
它们的沉默
是否代表了包容和接纳
 
作为后来者,我们
是否应该上前打个招呼
和它们一起坐下来聊聊
聊聊这个地方怎么样
是否都钟情于彼此
 
除此之外
其他事情并不重要
可以什么都不说
任夜色侵袭身体
像它侵袭眼前的山水

【漓莲纪】序●诗语诗愿

我不是你眼里的诗人,我只是默默读诗,写诗。独自在内心沉吟,或狂欢。

来去终究一无所有,我只有语言。这是我的精神属地。

我试图用独特的目光,观察、感悟这个纷繁的世界,唤醒感觉,复活语言。且让所有的情绪翻转成意象,串起神奇文字,淬炼成珠。

与此同时,借由诗歌的烁语,在断裂、浓缩、结晶的过程中,不断折射出生活的广度以及哲学的深度。

带着一种使命感缓缓前行,即便同道者寡,亦是清欢。

当然,我愿意与更多心灵相通的诗者漫步于诗歌的历史长廊,细数诸多璀璨瑰宝,领略诗的不朽魅力。

诗歌于我,或许是一艘永不沉没的船,渡我苍白的生命。

我如此单纯。我如此复杂。单纯如一滴露水,复杂如一片星空。

我是千雪,写着清淡的漓莲纪。

是为序。

她的诗可能拯救不了世界,但世界将因她的作品而变得不再一样。
——致女诗人辛波斯卡

【千雪作于2016年2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