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青春是那块锋利的刀片
一闪而过
划过同桌而习的斑驳桌面
也划过敏感年轻的心
来不及疗愈伤口
痛是那种对锋利的无尽想象

一直在路上
远方却越来越远
挫败犹如蜂蛰一再反复
但梦想还在
坚硬地撞击着我们的灵魂

我们只是奔赴
炙热的目光执意剑指巅峰
某个躲避岁月的清冷时刻
不禁自我怀疑
能否接住任何一个致命的眼神
否则
便没有真正活过

痴愚地奔跑
还是一步步追寻慧光
我们终究被时间所刺痛
此刻放慢脚步
惊诧于自己的平静
坦然被那缕光洞穿

【千雪作于2016年6月14日】

夜读

既喧嚣又寂静
这个城市的夜晚
也是我的夜晚

静坐灯下
习惯了抽离自己
独自漫行在另外一些不同的路上
听另外一些不同的声音
此刻
我在这里也不在这里

那些隐藏在素朴墨斑后的忧愁
是我已然遗失的心事
那些闪耀在思想深处的光芒
点燃我炽热的眼眸

当然
我更喜欢在恬静的书页上躺下来
在若有似无的墨香中
仰望星空

千雪作于2016年5月31日

月光

此时
时间这个东西既温暖又无情
我的语汇寂寥而软弱
远不如一颗眼泪滴落手背的力度
 
那些梦幻情节自遥远的记忆
倏忽而至,集成真实完美的影像
我的眼睛因为相信而疼痛
竭力伸出手去
终究抓不住衣衫后面的那缕飘逸
 
面容因为冷峻的月光
而沧桑,此刻槐树花开
我试图穿过所有的情节和迷障
回到初始那个深秋
再次遥望那轮月
彼时
 
不经意地
跌回一段流失的岁月
我的呼吸深沉,暗香弥漫
秋天不再冷漠
我在月光下遇见了我的芳华
 
【千雪 作于2013年,修改于2016年5月】

河谷的忧伤

人迹罕至的河谷,
属于你的栖息之地。
曾经水草丰美,生灵旺盛,
宛如天堂。
记忆里那些辉煌战斗,让你
终成首领,引领族群
驰骋河谷。
 
慢慢地,旷野的风,
逐渐干燥,阳光炙烤着
你的毛发和肌肤,呼吸越发沉重。
 
干涸的河床,再也不见
往日清澈涌动的流水,
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的煎熬中,
依然坚守这片荒凉河谷。
 
生存的残酷,并不因干涸而停止,
敌手掠走吞食了你的幼崽,
忧伤奔涌的同时,你的眼睛
凝视远方,心底疯长着仇恨。
 
在大自然的神秘链条上,
你占据的并非高端,
上下左右,危机四伏,
暗地里愈演愈烈。
 
不久的清晨,你愕然看见了
荒野中倒伏的一具尸体,
那正是你的仇敌。
 
终于觅到嫩芽与果子,
美味食物让身体焕发新的力量。
失去和拥有,欣喜与忧伤,
原来可以轮回。
大自然再次回馈你一个小生命,
骨肉亲情犹如一道亮光,
瞬间照耀河谷。
一个生机勃勃的家园,
能否重返河谷?

【千雪  作于2014年,修改于2016年3月】

一个乌青的镇子 

我的眼睛蒙上一层水墨
淡雅乌青是你千年的本色
在历史长河里安静地流淌
 
从未到达过那样古典的夜晚
坐在乌镇的拱桥上凝视一轮明月
想象我是丁香一样的女子
 
市河上烟岚弥漫
摆渡的木船橹声深情
梦里水乡的魂一点一点升上夜空
 
水边垂柳
随风摇曳着千古离人的梦
只是不知那把纤手擎过的桐油花伞
如今遗落何方
 
走过石板路面小街
穿过一座又一座石桥
我忽然了悟
那些已经远去而妖娆的影子
终究能在千年之后年轻地返回
 
【千雪 作于2013年,修改于2016年3月16日】

碎光阴

(一)
喜欢叙述光阴
把追溯变成了顽固的习惯
分不清光与阴的一世纠缠
我们停留在往事里
徒然惆怅
 
一切都是碎片
凌乱纷飞的记忆
再也找不到确切年份和清晰面容
心底有热泪奔涌
我们却来不及相拥而泣
 
(二)
曾经的光阴如此缓慢
从一枚柳叶儿
晃到另一枚柳叶儿
耗去了整个青春
只留下一点夏日的清凉
 
鸟儿掠过可爱云影
与稚嫩告别的那刻
很多人的青春已然消逝
有人却在领悟成熟之时
开始一生一世的青春
 
(三)
始终在眺望远方
我们错过了来时路上的芬芳
曾经的梦想或飞扬或坠落
容颜已变
血液里的坚毅从未更改
 
南方刮起了风
把我幽深的怀念吹向北方
吹遍那片温暖熟悉的故地
我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当然也可以仅是一个拥抱的距离

【千雪  作于2016年2月29日】

在春天的树下回望

一团白色的热气在眼前浮动
那是我沉重的呼吸
用奔跑的方式停止思想
树上的鸟儿不懂我的薄凉
呼啸的风窜进肺里
疼痛欲裂
路旁一排白杨树
睁着漠然的眼睛
 
锁在记忆里的那些碰撞
一次次震痛我的耳膜
那是一个无法让爱回归的家园
我渴望用最后一滴眼泪润泽你们枯竭的心
穿越年少时候的冬天
我在风中大声呼喊春天的名字
奔跑的脚步跨过所有忧伤的影子
停歇于一棵开花的树下
 
有些故事被埋在冰雪之下
暖阳升起
我伸出冰凉手指
触到了消融的惊喜
 
【千雪作于2016年2月】

一个焦虑者的诗意纪实

(一)
一样的时空一样的世界
你却不一样了
你因为你而裂变
你怀疑你不再是你
 
(二)
第一次感受濒临死亡
黑夜遮住双眼的时刻
颤栗的意志承托着异常的心跳
一只奇怪的手在你即将窒息的瞬间
迅速将你从床上拽起
冰冷月光刺穿纤薄的身体
你看见自己的心跌落在地
 
(三)
日与夜的边界被撕扯得模糊不清
街边的灯昏黄而孤寂
一直看不到熟悉的脸和身影
一切漫长无边
你的耳朵里
奔腾的车流犹如虎啸
你的眼睛里
那些人潮蜂涌逼近
你看见一个陌生而惊慌的自己
在一张巨大的网中迷失和煎熬
 
(四)
身体里潜藏的能量慢慢复苏
一个正极的你和负极的你开始较量
你从无底深渊打捞出希望
用一把坚韧的刀追逐另一个顽抗的你
还是漫长无边吗
依稀看见一道弧光闪烁
暗夜顿消
你终于找回了迷失的自己

【千雪作于201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