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平乐

秋风清唱,
冷语出平巷。
落叶跌坐满地黄,
多少失意惆怅。

夏日去亦慌张,
冬日来也匆忙。
不忘登高眺远,
俯看山小江长。

(一九九三年秋)a

清平乐

观风雨大作

霹雳声响,
天地皆惊惶。
银剪刺开黑罗帐,
风雨飒飒欲狂。

东南云浪滚滚,
西北雨潮涛涛。
翻江蹈海起伏,
谁人缚擒恶龙?
(一九九二年夏)

西江月

携小弟游北极阁山,时逢小雨,有感而作。

巨岩似墨似漆,
细泥如澄如赤。
叶润草渲新颜色,
悄然湿了布履。
 
满腹词篇诗句,
纷纷繁繁难觅。
自问豪情何处去,
渐入濛濛细雨。
(一九九二年一月二十九日)

海滨广场记

每一个傍晚
我们走出门去
到这里看看海,看看月亮
或快步行走

这么多人走出家门
和我们一起
到这里看看海,看看月亮
或快步行走

他们有老人,有年轻人,也有孩子
我们谈论往事,近事,和未来之事
月色倒映在海面上
谈论他们,如同谈论我们自己

有时月亮隐在云层之后
只见斑斓的海面晃动
我们坐下来
把自己映在其中

山水记


 
坐在石板凳上
我们不谈风花雪月
也不谈油盐酱醋
我们谈谈眼前的山水
和灌满四周的夜色
 
它们在这里多久了
我们的到来
是否搅扰了它们的清净
它们的沉默
是否代表了包容和接纳
 
作为后来者,我们
是否应该上前打个招呼
和它们一起坐下来聊聊
聊聊这个地方怎么样
是否都钟情于彼此
 
除此之外
其他事情并不重要
可以什么都不说
任夜色侵袭身体
像它侵袭眼前的山水